不可逆リプレィス

没写chapter的都是时间不定的小细节
小段子

[希伯莱神话]我的造物总想嫖了我(4)

神很无聊,大圣堂万年如一日的空无一人,导致他把创世之书拿来窥视天堂天使们的生活和地面生物的日常,一开始明明是记录诞生物种和历史的。

天使们的日子过于一成不变了,乐趣太少。(但是美啊!)

大地上的蓬勃生命倒是很有意思,美好和邪恶像是伴生的光暗,邪恶和欲望在美好的阴暗处蠢蠢欲动。

恶魔多半长的太丑,实在没什么偷看的心情。

所以纵使深渊日复一日的在下面哀嚎,他也没有看一眼,更别说去管一管了。

深渊:“当初不也是你造的吗QAQ,善变的神!”

有可能是因为深渊实在是太吵,又或者恶魔们太过好战,却因为智商太低总是被天使们揍一顿丢回去,哭唧唧的总算是引起了神不存在的一点同情心。

又或许,只是这样的日子还是太过于无聊,谁也不知道。

神还是决定为地狱选一个“魔王”。

疯狂被妹子撩
感觉怕是要弯…

[希伯来神话]我的造物总想嫖了我(3)

chapter1

大圣堂数万年如一日的冷,光元素的凝聚让这里永远亮如白昼,但这些光没能让这片领域有一点温度,冰冷而又凌厉仿佛能割伤任何生灵的皮肤。

路西菲尔,神偏爱的炽天使长走在传送阵通往大圣堂的路上。脚下圣池中凝结成金色液体的信仰之力冻结出一条道路,金发的炽天使走在这条路上,周围的光元素亲近着天使调皮地将他包围进一片白光中。

路西菲尔眼前一片白芒,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

尽管炽天使的记忆都很好,将那么久远的回忆挖掘出来也让炽天使长迷茫了一下。

那时候的水晶天一片荒芜,和天堂其他领域一片初生的荒芜不同。一片什么东西燃烧后的焦黑,空气中的元素一片混乱。父神一身白衣背对着他伫立在这片荒凉中。

那似乎是他第一次睁眼的记忆,初生的路西曾度过一段记忆、认知混乱的时期,他记得神将属于他的信仰之源放进现在的大圣堂中央,金色的信仰之力和光元素渐渐聚集入这片空间。后来随着其他天使和物种之祖的出现,水晶天慢慢被圣池水,也就是信仰之力覆盖漫过,变成了现在这幅光明梦幻欺骗所有人的模样...

踏上大圣堂阶梯的一瞬间,路西将心思澄空。

神座上圣光包围着的神明感受到了炽天使长的到来,挥手打开了大圣堂的门。

百年一次的圣堂会议按照流程一丝不苟的进行着,事实上天使们的生活都很平淡,或者说一成不变,十万年一次的创世典是天界最大的盛会,那是唯一能请动父神下到恒星天的一场典礼,因而每次到接近创世典的时候圣堂会议总会被各种请示覆盖,往往一场会议要持续许久而炽天使们还意犹未尽。

这是接近这一次创世典的最后一次圣堂会议,神面无表情,事实上有表情下面的炽天使也看不到,地想着这次会议会持续多久。

第一轮已经进行到最后,路西开始汇报了。这一轮进行了四十七天之久,然而路西汇报完...他们又会进行下一轮。

神不禁也有点头痛,不由得伸手扶了一下额。

然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形。

炽天使长直接住在了水晶天,大圣堂的寝殿中。

神的,寝殿,中。

他的,寝殿,中。

理由...是什么来着?

神有点懵。

———————————————————————————————

回到大圣堂会议。

与神只隔了一阶台阶的炽天使长似乎看到了圣光之后神苦恼扶额的样子,他顿了顿,接着极为自然地提出了这次会议就这么结束,所有有关事项由他整理之后汇报的提议。

“父神您似乎有些疲惫。”

神下意识点了点头,圣光只是阻挡了看向神容颜的目光,并没有影响动作和意思的传达。

炽天使们都了然了,啧啧啧,为什么莫名有一种被闪到的感觉?

———————————————————————————————

神:看着路西就看到圈圈叉叉不能描述的事情怎么办?急!!

路西(微笑):不如直接来?

啊 现在的小路西还是暖心体贴的好·炽天使长啊

路西(微笑)

请不要忘了最重要的设定 神的真实之眼(微笑)



[希伯莱神话]我的造物总想嫖了我(2)

    光明是第一个诞生在这一片虚无中的事物。

    而后黑暗随行而至。

    它们依存而生纠缠而又分离,瞬间布满了这一片虚无。

    世界诞生之始。

    “光明和黑暗和其他能量是完全不同的。”神低头对着膝上的金发生灵这样说着。

    软儒又一本正经的童音说道:“光暗是本源。”严肃的小脸似乎逗笑了眼前的银发神祗。

    “路西很聪明。”神祗轻笑一声,深深看向怀里生灵透彻一碧如洗的眼睛里。

    那里面溢满敬爱和仰慕。

    新生的神祗和新生的生灵在这片除了光暗一无所有的空间里相视。

    “路西这么聪明。”神祗似乎有些苦恼,随后却想到了什么弯了眼眉。

   神祗将右手伸向光明,左手伸向黑暗,寂静得没有一丝声音空间里忽然传出一丝呼啸。

    孩童一无所觉,神祗毫无波动。

    天空和陆地从此刻开始形成,光明封存在天空之上,黑暗封存于陆地深渊。

    创世,开始了。



不知道在文案下评论的小天使们还在不在了
我开始洒土啦【趴

[希伯莱神话]我的造物总想嫖了我(1)

撸一下设定
这是想了很久的设定【。
几句话就可以搞定啦
涉及剧透【。我看不出你们到底看不看的出我的剧情走向…我有点方方的

神的眼睛看向真实
设定借鉴Ender's game 虫族的设定【也有可能只是女皇的设定
安德系列的小说真的很好
有兴趣的可以先去看一下安德的游戏这个电影然后再选择要不要补一下原著
小说展现了更深层的东西蓝儿对于愚蠢的我来说也能看得懂的话应该也就儿童读物【。青少年读物嗯 的程度

神的眼中没有时间线,前因后果在同一个时刻发生
神奇一点的说法就是预示眼啦
当然这是会变的
伴随着每一个选择的发生

我感觉我写不出上帝的神性所以我选择放弃【。
就是那种大家以为父神冷漠博爱 是哒我就要把这两个属性放一起
然后事实上是个更接近人的神
懒惰色欲暴怒嫉妒等等等原罪都有

【事实上就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

路西设定大概是个腹黑  一开始是个有对神的敬意和爱意的小天使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告诉我们熊孩子不能一味溺爱不然就会黑化

简而言之路西不爽神生了越来越多的孩子【。事实上也就几天来着【对不起我选择一会再看一眼圣经

我不一定能写的很明显所以我提一下 神不会主动规避他看到的因果 性格决定 即使我写的神没啥神性他也是有点奇怪的【。 所以未来你们发现神他好像可能有点渣的时候回来再看一眼我说的这句话 并且跟着我一起念三遍 私设就是这么清纯不做作

#在愚蠢如我这样的作者面前所有的bug都叫私设【并不

之前那个脑洞bug好多啊…
因为后来几度想填死活找不到感觉【不
总觉得逻辑不通心好累
大概会写的但是设定会改!
相信我【不

啊 我好久 好久 没动笔了

忽然发现还有人爱我之前那个坑掉的脑洞 然后一看 卧槽五个月了😂
还是尽量填一点起来吧

满腹牢骚 胡七八写 瞎j8bb

我一直觉得 年少时的梦 是个很美的名词
那些张牙舞爪 光怪陆离的梦
我很喜欢看着树和风发呆
喜欢大风和雨 不喜欢沉闷的 无风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
那种时候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死去了
当然其实是没有的
恩 如果我不是只是坐在那里看的话
所以比较城市村庄有意境的古巷 水道纵横的江南
我更喜欢九寨沟啊长白山还有那个什么重庆还是哪里的某个著名的山脉(好吧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没有人烟的地方
全是林子
所以我想我是喜欢树木的
对了我不太喜欢花朵
好看的也喜欢
璀璨的繁盛的烂漫的
少女心的看见高中铁围栏上攀满的野蔷薇也会很高兴 非常喜欢 喜欢到 会一直一直出现在我的作文里(→_→)
但是对比而言更单调的树木我却能更长时间的盯着发呆
对比而言的话 我更喜欢高大的树木 叶子是层层叠叠的绿色
阳光在最上面一层打上金色 然后是浅绿过渡到墨绿
这些就是我年少时的梦
翠绿的
单一的
飒飒作响的
美梦
我很羡慕某些作家文字的控制力
也有羡慕的随心所欲可以写出很特别文字的作家
我有一句很喜欢的话
完成在这硕大城市中忙碌单调的一天 偶尔回顾却发现不知道自己这一天做了什么
或者说 这一天天的
叶圣陶有一句话
这次模拟考的阅读里的
他们的生活也就这样了
我们的生活呢
好像也就这样了
我每一个年少时的梦都有一个一样的标签
叫做和别人不一样
或者叫 别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这个是不是更好理解一点
也有一段时间乐衷于悲剧
固执的认为悲剧才是能被人长久记住的东西
当然我现在不否认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的正确性
哈哈 我很少辩驳自己的 我可是非常自傲的人
但我现在也同样 越来越深刻的 理解到 喜剧中的引人深思
莫里哀的吝啬鬼
也有个一段时间坚信给我一个好的耳机我能创造一个血肉横飞的世界→_→
恩 血肉横飞
我在听着某个不记得的抒情歌曲的时候脑补了一个唯美的 充满悲剧色彩的 向往自由 束缚高塔 最终奋力一跃而下的 身影
高塔下是燃烧的热焰 火舌舔舐过高塔上的藤蔓 枝叶在火中迅速蜷曲 焦黄
高塔背后是巨大的阴影 巨龙在火中腾起 咆哮着要捉回越逃而出之人 晨光自巨龙的背后打来 龙脊镀上一层金芒
巨龙狰狞 画面暗沉
深红色的背景 而在角落里
巨龙的脚骨中一条粗大的铁链穿过脚掌与血肉连在一起 在挣动中流出汩汩鲜血。
同样被囚禁的巨龙 咆哮的只是不甘
大概还有
对背叛的恨

在巨龙眼里
那个一跃而下的绝不是自由和挣扎中的勇敢
而是一种极其恶劣的背叛
于是巨龙的感情
足以撕裂苍穹 扯出一道巨幕遮蔽掉漫天晨光曦明
滔天而来的火焰和血色
是他的恨啊

是我的恨啊

囚禁 背叛 血色弥漫
这也是年少时的梦
血肉横飞这个词 是不是特别适合哈哈

果然人丑还是多读书
心好痛
数学考炸了